您的位置:課堂作文網>范文>演講稿>教師演講稿>
我要投稿 投訴建議

我驕傲,我是一名幼兒教師演講稿范文

時間:2019-04-11 來源:范文推薦訪問:教師演講稿

  我不是詩人,不會用漂亮的詩句來謳歌我的職業;我不是歌手,不會用動聽的歌曲來詠唱我的崗位;我也不是學者,不會用深邃的思想來寫就個人的價值。但,我是一名教師——一名普通的幼兒教師,我要在儲滿 “師愛”的腦海中采摘如花的詞匯,構筑我心中最美好的詩篇;我要用深深的思索,推演我心中最崇高的哲理,教給孩子們做人的最基本道理;我要用凝重的感情,唱出我心中最優美動聽的頌歌,讓愛與美托起明天的太陽……

  當年,剛剛畢業的我,自豪而又興奮來到孩子們中間時,幾許羞澀,幾多緊張。在同事們的鼓勵和 “傳、幫、帶”下,我很快擺脫了內心的恐慌,進入了角色,將自己融入到孩子們學習與生活中。那時的我,常常著眼于孩子們學的象不像,做的好不好,而對教育如何既符合幼兒的現實需要,又有利于孩子的長遠發展,缺少全方位的考慮。

  記得,有一次戶外體育活動,有個小朋友想上廁所,我趕緊請他回教室衛生間,可他偏要固執地在一棵小樹旁小便,我見他一點兒也不聽我的話,便不由分說地批評他不講衛生,行為很不文明。起初,他用疑惑的眼神望著我,而后振振有詞地說:“老師,這個樹太小了,我給它施施肥,讓他快快長大!”看著他那天真無邪的臉蛋,我無言以答,內疚占據了我的心。和藹可親的園長對我說:“我送你一句高爾基曾經說過的話,‘愛孩子是母雞都可以做到的,但要教育孩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。”我不斷地揣磨著這句話,細細領會其中涵義。如今的我,腦海中還不時地記起高爾基的話語。一句話普普通通、簡簡單單話,卻包涵著許多育兒的方法和教育的理念,讓我受益無窮。

  在孩子中間,那種放松、無拘無束、融洽的氣氛,是多么吸引我。那些共同玩耍時賴皮、有趣的游戲,時而天真、時而深沉的交談,又常給我無窮的回味。當孩子們有進步時,所體驗的那種成就感,是其他任何工作無法比擬的,慢慢地,我便愛上這份職業。這種愛,是我最好的教師,這種愛,更是一種沉甸甸的責任。是的,是愛,使我對這項工作更加成熟,更加得心應手,孩子們也在愛中溶為一體了。久而久之,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一段音符,孩子們都和我好象有了默契,都能心領神會。當我辛勤的汗水澆灌在孩子身上時,當我汗流頰背,口干舌燥時,我發現孩子們忽然長大了,懂事了,聰明了,突然間,我找到了自身的價值:幼兒教師的工作是塑造人的工作,它無比神圣,無比偉大。不少家長,看了我們的工作后,都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激:聽了你們上課,才知幼兒教師有多辛苦;看了你們教孩子,才讓人明白什么是細致,怎樣才算耐心。

  記得曾有人這樣問過我,“做幼兒園教師你真的幸福嗎?”不少人習慣于把教師比做蠟燭、人梯、春蠶、鋪路石,把教師的勞動與這些犧牲者、悲苦者的形象相連,于是便有了感慨:“當老師有啥意思?”而我認為,老師應該有老師境界,老師更應該有老師的情懷——“傳道、授業、解惑”,舍我其誰?

  此時,我想起了古代意大利的一位造船匠。他造了一輩子船,卻從沒有坐過自己造的船。他最大的愿望和享受,就是當自己造的船駛向大海的時候,能夠伏在碼頭的欄桿上遙遙觀望,直到那船消失在茫茫大海上,還久久不肯離去……有著幸福體驗的教師不正是這樣的造船匠嗎?雖然不能和自己造的船一同遠航,但你的愛、你的心血和你生命的智慧已經化做一面面風帆,鼓蕩著船兒,在人生的海洋中,駛向蔚藍的彼岸。孩子快樂成長的過程正是教師生命不斷增值的過程,人生還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呢?幸福要靠自己去品味,盡管你不能指點股市,笑傲政壇;盡管你不能獨步學界,踏浪商海,但是當你在生病的時候,有一句句暖人的話語,一張張燦爛的笑臉……有孩子們的關心和愛護,你能不感到幸福嗎?當你假裝生氣,聽到這樣一句溫暖的話——“老師,我們再也不調皮了,你別生氣了”的時候,你能不感到幸福嗎?當你感到勞累,想休息片刻,孩子們呼喊著“我來幫老師捶捶背”的時候,你能不感到幸福嗎?當你看到自己一手帶了幾年的孩子即將出港,在那蔚藍色的童話里航行的時候,你是否覺得,自己也擁有了意大利造船匠的那份幸福?面對這份幸福我驕傲,我激動,我更加難忘。

  當然,我也有過失敗,有過傷心,有過挫折,也有過成功。與孩子們相伴了幾年后,我與他們幾乎難舍難離。的確,幼教工作十分平凡,然而,不少同事幾十年如一日,把自己的青春與精力全部獻給了孩子,這,就很不平凡!因為,我們的老師,都懂得了平凡與平淡的真諦——“功名利祿,物欲橫流,依然淡薄如故;花開花落,云卷云舒,自能寵辱不驚。”如果生命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,我會依然選擇幼兒教師,因為,我愛孩子,愛我的工作,我愿意為她付出,為她奉獻。在平凡而充實的工作中,我以自己的滿腔熱情,注釋著幼師的職責,呵護著幼兒的成長,書寫幼教事業的輝煌!

  我驕傲,我是一名幼兒教師!

电竞下注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